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六)

2019-07-08

任鑫对话沈清:假如时光倒流,重新开始币改




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发起背景


2018年是区块链应用元年,众多区块链项目落地的同时,通证经济设计和治理机制设计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币车,作为通证经济实验先行者,联合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探索的GOC Lab,和百余家区块链媒体,共同发起『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系列访问,将陆续对目前通证经济领域大咖进行严肃访谈,深入探讨更多通证经济发展和治理的可能性,并将这一系列高价值的大咖对话输出至全网和要发车&币车万人社群。


联合主办方


GoC Lab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模式的探索和创新实践的社群,愿景是在社群的协作基础上,为行业提供治理模式、方法、技术、人才的最佳实践和持续输出。


主持人介绍

任鑫Mars:币车HIT创始人;要发车CEO ; 链间实验室联合发起人;Token Economy Design社群(简称TED社群)发起人;连续创业者(个人公众号:MarsOpinion


嘉宾介绍

沈清:理咨询专家,区块链早期投资者,区块链+行业应用专家,GOC Lab发起人 


访谈详情

任鑫:

您好,其实第一次看到您的名字是在FCoin币改的公告里,当时您好像是核心成员之一。现在回过头来看,您如何评价币改这件事情?


沈清:

惭愧,当时是看到币改成立的消息,当时第一时间和元道老师取得联系,申请加入,当时申请加入的人还不是很多,因此我也算占了时间早的光吧。我认为币改从其出发点事没有问题的,其本质和现在的链改并无任何区别,都是利用通证来改造现有的商业模式。但也许是受环境影响,“币”这个词太敏感,因此很多人会容易把币改的目的简单理解为发币。现在看,我觉得币改的提出是一种行业的标志性事件,以前的区块链项目大多仅仅是一些创业团队发起的新项目,是否能成功的以通证模式取代现有的商业模式仍需要长时间的验证。但币改第一次大范围的使人们将目光转移到如何利用通证改造传统实体经济这件事情上,不论初始尝试的几个项目是否成功,币改在推动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结合上,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任鑫:

如果现在可以时光倒流,我们重新开始币改的项目,您觉得哪些地方会做得不一样?为什么?


沈清:

如果回到初始阶段,我觉得币改项目在推进的过程中,可以思考采用区块链社区的分布式和公开、透明的治理模式,比如,一个项目(企业)要币改,那么他需要把他的所有相关资料公布在币改社区,由币改社区的成员们,对其方案进行评估投票。同时,如果方案通过币改社区的认证,那么项目的募集资金也可以采用分阶段释放的方式,由币改社区成员在每个释放节点上对其项目进展进行评估,投票通过后再释放给项目方。但在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可以提供给社区使用的治理工具,我想当时如果有这样一个工具和治理机制的存在,那么我们就可以集合社区中行业各类专家的能力,孵化出优质的币改项目。


任鑫:

币改之外,您最早了解区块链是什么时候?现在又是因为什么机缘影响您下决心投入到这个领域呢?


沈清:

知道比特币是在2010年,但未深入关注,我最早了解区块链是在2016年初,那时是由于工作需要,要研究区块链在实体行业中的应用场景。但当时的一个困惑是,如果你只把区块链当做一个技术,那么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如果不改变其商业模式乃至权益架构,那么区块链技术其实和云大物移等技术一样,仅仅是一种数字化技术而已,所能起到的作用并不是特别大。但对着后续通过投资比特币以及接触到市场各类的区块链众筹项目,我意识到区块链的真正的价值在于改变生产关系,改变人与人之间协作的模式。在区块链世界里,我们看到的是新的想法、新的技术应用在快速迭代前行,虽然2017至今出现了大量的投机泡沫盒欺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区块链在快速的迭代发展。在此基础上,如果不能全身心的进入区块链领域,总是抱着观察者的方式去做的话,我觉得是不可能跟上这种变化的。


任鑫:

相对来说,区块链目前还是投机者比较多。『治理』这个话题很少有人真正关心,您为什么会投入这么多时间精力来参与发起GoC Lab呢?这个项目对于您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沈清:

我认为治理的本质就是如何建立有效的区块链经济体的协作机制,协作机制的直接效果反映就是在这个经济体中各方的利益分配是否能够有效的驱动这个经济体的发展,包括“人口”、“服务和商品”、“协作的有效性”等。因此,治理对于任何的区块链经济体而言,是最难建设但也是最为重要的。但因为开源的原因,底层技术大家可以互相借鉴,应用场景也是可以复制的,但唯独治理的生态是最难复制的。同时,治理不仅仅是通常认为的是某个区块链社区内部大家如何协调,还包括了这个区块链社区如何与其它区块链社区乃至链下现有社会的各类群体(当然也包括政府)间的协作方式和机制。如果能更好探索出一个治理模式,将对现在大家普遍关心的区块链大规模落地的问题带来突破性的作用。因此我希望通过发起GOC Lab,与致力于推动区块链发展的行业专家们一起来探索,同时也能不断提高我自己的认知。


任鑫:

我还有一个千年老问题,之前也问过其他嘉宾,就是链上治理和Code is Law之间的关系?引入人治是否会从根基上损害区块链的精神?


沈清:

我觉得“code is law”这句话并不能说所有的治理都必须通过code来实现,区块链经济体说道本质上还是由人构成,只不过这个由人构成的经济体没有具体的、物理形态的土地。而系统中的治理,除了可由算法来实现的治理机制外,很多的协调仍然需要通过我们说的人治来解决。


任鑫:

了解了。那么在发起和建立GOC Lab和开发GOC链这个过程中,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沈清:

最大的困难是让大家理解什么是治理,治理为何对区块链世界很重要。同时由于GOC Lab完全是由周边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以志愿贡献和少量捐赠的方式推动GOC的开发,因此没有全职团队去做,大家都需要付出很多额外的精力去做工作。同时由于是分布式协作的,需要花费大量努力去做协调沟通工作。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以区块链项目发展的起源模式,就是通过分布式的社区驱动方式,成功的将GOC公链开发出来,并初步聚集一批对参与治理实验感兴趣的社区成员。


任鑫:

GOC其实也是基于EOSIO底座来实现的,那么在您的理解里面,GOC和EOS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沈清:

GOC是EOS的sister chain,GOC是作为协助EOS主网探索和验证最优的治理模式而存在的一个带有实验性质的公链。


任鑫:

现在有没有哪些区块链项目,或者线下项目,你觉得在治理设计方面有独到之处,值得我们大家借鉴学习的?


沈清:

其实每个区块链项目都有可取之处,比如比特币社区也有治理,算力可以视为比特币社区治理的投票权,简单而直接。但困难的是如何把这些点点滴滴的有亮点的治理方法融合在啊一起。


任鑫:

GOC Lab接下来的里程碑是什么,期待达到怎样的一个目标?


沈清:

接下来,GOC Lab一方面会继续推动GOC公链的测试及主链上线,另一方面,我们也马上会开展在GOC公链上,基于其治理功能特性去开发一些可供实际应用的治理工具。我们的目标是不断的能够在后续GOC公链的运转过程中,通过社区成员的驱动,不断的产生新的治理方法并能有效的通过GOC公链去验证相关方法的有效性。


任鑫:

这个过程中,不可能光靠GOC创世团队来贡献。GOC会怎样来吸引更多对于公链治理有兴趣和经验的社区伙伴加入呢?


沈清:

这个从两个方面来做,一个是在GOC公链上,我们倡导的贡献即挖矿,通过通证激励的方式驱动更多的人加入。另一个是打造更多好用的治理工具,提供给各类区块链社区乃至现有传统的组织和社群使用。


往期回顾:

【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五)】对话刘百祥: 做一条链很简单,难的是治理!

【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四)】任鑫访谈郑玉山:区块链治理让《黑客帝国》的场景离我们更近!

【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三)】任鑫访谈王东临:区块链治理刚发展到10%


本次访谈感谢以下媒体的大力支持!


 

 

 

相关文章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