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雷军不当“劳模”了

2019-07-08 围观 :153 次

  互联网创业者都是玩命工作的主儿,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获此殊荣,辛苦程度可见一斑。

  雷军成为互联网圈的劳模已经有些日子了。

  互联网创业者都是玩命工作的主儿,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获此殊荣,辛苦程度可见一斑。能被公认为中关村劳模,比评上富士康劳模更不容易。

  之前,互联网行业没有劳模一说。不过在 2015 年之后,百度一位工程师获得了国家颁发的劳模称号,一举打破了互联网人薪资高、工作不辛苦的误解。别的不说,深夜看看滴滴打车在中关村和上地一带的倍数便一目了然。那些嘴上喊累的人已经躺在了床上,真正的战士顶着稀疏的头发,还在加班的不归路上。

  马云后悔创办阿里巴巴的言论说了不下三次,他总惦记着退隐江湖当回老师,董事会不同意,股东需要你,广大青年还需要你的心灵鸡汤,谁给了你休息的权利?

  马云的忙碌时间集中在各种高规格大会和峰会期间。几乎每年都参加的包括IT领袖峰会、世界互联网大会、达沃斯论坛、绿公司年会、浙商年会等等,出席必有演讲。

  然后是各种title加身:浙商总会会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湖畔大学校长、乡村教师代言人,现在又来了一个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被推上神坛的马云同志已经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了。

  爱吃韭菜盒子的王健林,管理着一个庞大的万达集团和一个不省心的儿子,也不容易。从之前流传出的一张首富日程安排表中可以看到,王健林的一天从四点开始,晚上七点结束。这明显不是互联网人的作息规律,当首富四点起来时,互联网人才刚刚睡下;晚上七点首富回到家看新闻联播时,互联网人的工作黄金期才刚刚开始。

  你知道中关村凌晨四点是什么样子吗?雷军应该是知道的。

  京东被唱衰多年,常年处于亏损状态,一直被阿里压着。刘强东的前额甚至应景地长出了一小撮白发,平添了几许劳模气。

  随着京东的上市,刘强东终于还是没有在劳模路上走多远。扬眉吐气的刘强东突然发现,京东离开了他照样运转,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哥伦比亚大学邂逅奶茶妹妹了。

  如今的他正是人生得意时,娶妻生子、衣锦还乡。从一个刻卖光碟的小老板,成长为互联网大咖,过程艰辛。当年刘强东为了上市后,能用宿迁英语自信地站在纳斯达克的舞台上,花了一周去背演讲稿。而当雷军在印度大秀“are you ok”时,你终于明白,他真的是忙到连学好两句英语的时间都没了。

  同在海淀的李彦宏,据说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地当他的厂长,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全世界各地旅行、打高尔夫、养养花草,像退休老干部那样,关注保健养生。

  年初,厂长跟着贝尔探险了几天,也没在节目上看到他惦记着厂里的事,倒是听女儿读诗几乎要落泪。雷军也在过年前和兄弟几个去了瑞士滑雪,除了吃一顿饺子,惦记的还是发个自拍,展示的不是自己的帅气,而是小米的拍照黑科技。

  两人的状态差异既受所处行业影响,也是个人心境所致。百度靠着流量霸主地位赚得盆满钵满,怎么能体会到手机行业的战火硝烟?高冷的李厂长,怎么能体会到“雷教主”整天跑分的痛?

  如此细数下来,还是在手机血海里厮杀、身兼数个公司董事长之职的雷军同志,最对得起“劳模”的形象。

  “劳模”这事是天性。你拿把刀架在Charles Zhang的脖子上,他也不可能几十年如一日的拼命。

  但雷军能。

  比起求伯君的天才式存在,雷军的勤奋掩盖了自己其他方面的光芒。雷军事必躬亲,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地往前冲,从金山词霸到杀毒软件到WPS。金山在 2003 年被微软打得晕头转向时,开始进入网络游戏。当时雷军白天工作,晚上通宵玩游戏,亲自测试产品质量。

  外界看到的是雷军在营销上的不遗余力。很少有企业家像雷军这样,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地宣传自家公司的产品。除了营销,在研发和生产上,雷军都是战斗在第一线。

  雷军努力地把自己从繁琐的事务中解救出来,但一次次不得。雷军被求伯君拉回金山当董事长时,小米已经创办,他的手里还管着十多家公司。“在这个环境里,做一个创业者,没有6× 12 小时的态度的话,可能也很难把事情做好。”

  小米最初创业的两三年,实行的是6× 12 工作制,后来改为了5×12,而雷军更是常年保持在7× 16 的工作强度。据说,雷军吃午饭只需要 3 分钟,每天要开 11 个会议。

  雷军经常凌晨三点给投资的企业打电话,时不时深夜发微博宣传自家产品,抽个空还得试穿一下陈年的衬衫。他甚至与老朋友刘芹(创业家&i黑马注: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有过一次长达 12 个小时的通话,真不敢想象手机烫成什么样了。

  风流倜傥的射手座,怎么到了雷军这里就演变成了工作狂?

  本性使然。雷军被称为劳模已经有些年头了。很难想象丁磊、史玉柱愿意做老黄牛形象般的劳模,即便是雷系的李学凌和傅盛都不愿意。有些人的身体却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某天节奏突然慢下来,所有人都会不适应。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句被印在了教科书上的话套在这里同样适用,一天两天的伪劳模谁都可以做,难的是十几年如一日的高强度工作。

  有人说,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一的运气。如果说这话的人是雷军,你一定要相信。

  不过,他现在不这么说了,“小米85%的成功都靠运气。我现在做小米的状态不如金山时代,那时我每周上 7 天班,每晚 12 点下班,但这又多少用呢?”

  在小米起步的那几年,雷军并不介意劳模的头衔,“我是以勤学苦干出了名的,行业里对我最多的美誉就是‘IT劳模’。”

  雷军是董事长专业户,除了是小米董事长,还挂着金山董事长、猎豹移动董事长等的头衔。年近 50 的雷军引用了一句小清新的书名,给自己的前半生做了总结——“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这位冒充少年的中老年男子本可以不这么拼,他在金山时期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况且还手握了YY、猎豹移动的大把股票,跑到美国敲了好几回钟。金山离职后,张颖(创业家&i黑马注: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都期盼着雷军专职做风险投资,为投行事业添砖加瓦。

  正好雷军也爱滑雪,入投资的坑毫无门槛,只要再玩玩德州扑克,俨然就是一位投资大佬,哪里需要像现在这般苦大仇深。

  或许命该如此,但更有鸿鹄之志未酬。 2010 年,雷军和弟兄们喝了一碗小米粥,雷军新的创业项目小米公司就开始了。这件事被雷军念叨了七年,同样一句话被他在微博上发了好几回,以示创业艰辛,不忘初心。

  在雷军混迹互联网江湖时,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些后来的佼佼者还籍籍无名。金山的软件在国内IT市场风靡时,BAT和四大门户还只是个初创公司。这些人却后来居上,而且挣钱比小米卖手机、卖充电宝容易多了。据说,《王者荣耀》里的一个赵云皮肤一天就卖了1. 5 亿元,顶小米卖 200 万个 69 元的充电宝,关键小马哥的毛利率还相当惊人。

  “我也不比别人笨,我至少也比别人勤奋,为什么我弄个企业就这么磕磕绊绊不容易?为什么他们弄个企业就挺容易。马云挺容易的,陈天桥也挺容易的。”

  是啊,雷军混迹互联网 20 余年,成了互联网的活化石,但到头来,钱全让BAT给挣了,自己被冠上了劳模的头衔,你说气人不气人?

  之前,外界都说,雷军一直没有大成。虽然在金山当了十几年CEO,并最终带领金山上市,但金山终归体量不大。而如今,雷军眼瞅着要靠小米登顶,但小米却显颓势。

  为什么风口论只有雷军能提出来?因为这么多互联网大佬中,就他挣钱最辛苦,从之前在金山卖软件,到现在小米卖硬件,常年打性价比,销量很好,挣钱不易。雷军沉思静想,灵光乍现,光勤奋和努力还不行,要顺势而为,找到最肥的市场,做风口的猪。

  要说雷军有多么热爱手机事业那倒未必,他看中的是手机行业可以让他在事业上大成。雷军做手机那几年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别说做工和配置都算良心的小米,就是华强北卖的山寨货都畅销全国。

  雷军后来跑去给清华的创业者分享,反思自己从PC互联网开始到移动互联网,没有在这么多重大的历史机遇面前,做对太多的选择。

  不得不说,雷军还是太冲动了,你说你看到了风口,何必自己往前冲呢,拿着钱投资别人多好。如果担心没投准,学学红杉把赛道投一遍总是可以的。

  雷军这几年并不比之前轻松,眼瞅着BAT登顶封神,TMD(创业家&i黑马注:今日头条、美团、滴滴)异军突起,就连自己的小弟傅盛都“豹变”了。

  “什么是劳模?就是无能。有本事就不用做劳模了。”雷军有情绪了。他的潜台词很明确:你才是劳模,你们全家都是劳模。就像刘强东在朋友圈警告身边人,不要在他面前提奶茶妹妹一样。在雷军面前,还是少提点劳模。

  这帮互联网人都鸡贼得要命。俗话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往往都是功劳在前,苦劳在后。到了雷军这里倒好,年年给他一个“中关村劳模”头衔。这也怪不得人家多少会有些情绪。

  这甚至连一起拌嘴的董明珠都不如。好歹董小姐在 2015 年获得了货真价实的“全国劳模”称号。据说,按政策每月可以拿好几百块的津贴。你们倒好,给雷军按一个劳模头衔,转身就去买苹果手机了。

  提起董明珠,雷军也是一直很不服气,董明珠整天在外面说自己掌握了核心科技,大家都信了,雷军说自己有黑科技,所有人都说他营销。唉,你说能不来气嘛。

  董小姐说把自己献给了格力,出差都是一个人。在新华社的稿子里提到,“在她的带动下, 20 多年来,格力电器向社会各界捐款捐物超过 1 亿元。”可雷军也把青春献给了金山和小米,推动了国货发展,还给母校捐了一个亿盖楼。

  为何雷军只混了个民间劳模的称号?很简单,格力是国企。

  往前推几十年,一个卖手机的“资本家”,累死也不敢说自己是劳模,这可是属于工人阶级的无上荣誉。自 1997 年起,全国劳模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可免试入读劳模本科班,每个月 150 元的津贴。

  如今,苦大仇深的“劳模”称号,雷军估计是不打算要了。

  2016 年,被KPI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小米,重新制定了目标——“开心就好”,雷军开始豁达起来,说要享受创业的乐趣。几乎同时,马云也不再对双十一的销售目标提具体要求,“大家开心就好”。毕竟,他们都清楚得很,红利终究会耗尽,不可能顺着当前的速度一直增长,过度成长便是透支。

  但愿,互联网圈再无透支的“劳模”。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81599.html (转载请保留)

相关文章

网站分类